Home » 數碼科技 » 奢侈品“玩”科幻

奢侈品“玩”科幻

原標題:最近請這樣夸別人 | 你穿得可真「科幻」!

2018年的Art Basel Miami Beach(巴塞爾藝術展邁阿密海灘展會)2018年12月7日拉開序幕了。每年那些藝術內核濃厚的奢侈品牌,都會借著這個名頭搞一些有意思的藝術合作。

去年Prada聯手藝術家Carsten H?ller邁阿密一個廢棄的1920年代的電影攝制場搞了一個僅限三晚的「雙重俱樂部」。

為啥叫「雙重俱樂部」呢?因為這里被分割成了室內的俱樂部空間和室外的花園兩部分。

沙灘、茅草屋、熱帶植物,這個景致極其自然的沙灘花園被「極其不自然」的霓虹燈光包裹。沖突感和違和感強烈,卻又異常可愛,讓這個空間仿佛不應該在這個現實生活里出現…

而室內的俱樂部空間,就是極致的黑白。是的,這張圖可沒有黑白化處理,就是這么的黑白,就是這么的迷幻…

在這兩個空間所呈現文化、藝術、音樂以及提供的食物等,都截然不同,并且藝術家Carsten H?ller也并不試圖去融合他們。為的就是營造這種「二元獨立」,「精神分裂」的跳脫感。

Carsten H?ller是Prada的老朋友了,他的藝術作品非常追求感官上的「迷幻效果」,這種迷幻或多或少令他的當代藝術作品,有一種先鋒的科幻性質。

Prada基金會的幾件有意思的展品,里面這個巨大的,倒置的,旋轉蘑菇空間的,也是他的作品。

Carsten H?ller另外一件持續在創作的作品系列,更能體現這種迷幻、趣味和未來感。或許你看到過這件作品也說不定,因為它算是遍布在世界各地了。

就是這個滑滑梯系列。

他把巨型的滑滑梯安置在各種公共空間內,以探索人類情緒和公共空間的關系。比如他曾經攜手植物神經學家Stefano Mancuso,在佛羅倫薩的Palazzo Strozzi的中庭打造出這組作品。他們讓滑梯的參與者手持一盆植物乘坐滑梯,以期證明公共空間內的植物能夠感知人類在此過程中產生的恐懼和興奮。

這個實驗不免讓人想起Philip K. Dick經典的科幻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非常欣賞Carsten H?ller的Miuccia Prada,請他給Prada的總部也安上了一個這樣的滑滑梯。

滑滑梯的終點是地面的停車場,而起點,就在Miu姨本人的辦公室。不知道下班趕著回家的Miu姨會不會真實搭乘這個滑滑梯…

但我找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更令我感興趣的,是Miu姨辦公室超級硬核、冰冷、科幻感的內部空間…

via《System》雜志

這一點在我去年參觀Prada幾個工廠的時候就已經隱隱約約感受到了。

Prada總給人以文藝的體感,但究其內在最核心的東西,是極其先鋒、未來和科幻的。這可能和Miuccia Prada對「科幻」的偏愛分不開關系…

去年的電影情景項目《尼龍牧場》中,Prada描繪了一個半自然、半合成的世界。牧場是賽博格「尼龍羊」的居所,男女主角共同飼養電子羊,獲取尼龍羊毛。

這組電影其實也是致敬了上面提到過的PhiliP K.Dick的科幻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也就是《銀翼殺手》的故事原型。而這個充滿未來感的場景,是真實的Prada的工廠…

其實說起來,Prada對于尼龍這種人工材料的使用,在早期的奢侈品圈也算是一個非常「科幻」的舉動了。畢竟在崇尚用料以稀為貴的奢侈品圈,人工合成的尼龍纖維被視為「不正確」的選擇。

但Prada手下用這種面料所呈現的服裝,過了十幾二十年再看,都依然先鋒,有一種不會過時的「未來感」。

左:Prada 1999 Sping/Summer

右:Prada 2018 Fall/Winter

直至今日,Miuccia Prada還會調侃:「經濟狀況不怎么好的情況下,幸好我們還有尼龍。」

除了尼龍,PVC也被大量使用在服裝和其他衍生空間內。

Prada 2019早春系列的秀場,就是一個被PVC包裹的空間。Prada復刻了Verner Panton上世紀60年代經典的作品Inflatable stool,透明充氣座椅。

可以想象,在當年會設計出這樣的家具作品,實在屬于「膽大包天」。它們可以單獨使用,還可以被拼接成一張床…

Miu姨現在再拿過來使用,頗有一種Retro-futuristic,「復古未來主義」的意味。而且它們是,真實發售的。

這些透明充氣椅和秀場上掛滿的PVC透明簾子,被直接用在了這一季的大片里。

這種材質由于本身透明,不同光和背景使得它們變幻出各種迷幻的色調。衣服和人體的比例故意扭曲,仿佛是空間或時間在快速地穿梭和跳躍。

果不其然,這又是致敬了另一部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游》,它們是不是像極了電影中超光速跳躍的畫面?

有意思的是,我發現這部電影在今年進行修復后,還在Prada基金會的電影院內進行過播映。正是這些蛛絲馬跡,在不動聲色地展露著Prada超科幻的內核…

這并不是一個趨勢性的、在這一兩季發生的隨機事件。倒回去六年,Prada 2012秋冬系列的廣告片里,你就能看到《大都會》、《星際迷航》乃至《星球大戰》的影子。

這支視頻叫Real Fantasies,更像個充滿實驗感的「型錄」,描繪了一個未來宇宙,其中的角色忙碌穿梭在星艦、太空之中,他們都穿著Prada 2012秋冬的衣服。而服裝本身,卻未必有非常標簽化的「未來感」。

Prada把這種烏托邦式的科幻有趣味性的、小心翼翼地揉碎了、再放到各處細節之中,綿長持久,甚至已經成為了品牌DNA的一部分。

比如不親臨現場,就很容易被忽略的秀場本身。看秀場圖可能會忽略,空景圖卻是一個比一個更奇幻未來。

AMO Studio為Prada打造的2017春夏秀場用許多帶有網格的金屬材料搭建了秀場,延綿的金屬面板勾畫出了不同的空間和維度,再以奇幻的燈光構筑未來感。

而同樣使用了大量金屬材料的2015年秋冬的秀場,則因為馬卡龍色,不出意外地得到了一些「可愛」的效果。

Miu姨說,「它是甜蜜的,同時也是充滿攻擊性的。我喜歡這種碰撞。如何可以穿著粉彩色又有力量感?」

這種「二元獨立」的分裂感,又把我們帶回了開頭那個「雙重俱樂部」。

Prada從未試圖去讓這種沖突妥協。Prada的少女可以穿著可愛的色彩,可以有夢幻的薄紗;然而薄紗可能來自尼龍,而少女也戴著科幻電影里,女殺手才會戴的那種墨鏡。

這個少女,甚至未必需要是一個活生生的真人。這才夠酷夠硬核不是嗎?

2018秋冬,Prada就請過虛擬博主Lil miquela「看秀」,甚至讓她掌管了官方的Instagram賬號。在眾多奢侈品牌里,Prada算是最早一批嘗鮮的。

并且因為品牌長期日積月累下來的、深入骨髓的「未來感」DNA,使得Prada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絲毫沒有在諂媚年輕消費者、激進嘗試新鮮事物的感覺。

一切都很自然合理地發生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何不創造一些,屬于Prada自己的,擁有品牌基因、充滿科技感又全面體現Prada格調的全新族群呢?」

于是,下面這些奇幻又可愛地不行的小東西們,在充滿未來感的Prada實驗室中,誕生了!它們的全新族群,有一個統一的名字,叫做Pradamalia。

它們是七個全新的物種,每一位都擁有著超自然的神奇力量和自己的小個性小怪癖。而我們提到的科技感又硬核的DNA,是為它們提供源源不斷能量的「心臟」。

它們在Prada實驗室中誕生,并且與世隔絕地各自成長著…

這七個小東西的名字分別叫Socks、Spot、Disco、Fiddle、Scuba、Otto和Toto。

Socks有兩條可以表達Yes or No的小尾巴,頭部的顏色會隨著情緒變化,興奮的時候會從藍色變成綠色;只有一只眼睛的Spot,卻是最善解人意,會察言觀色的那一只。

Scuba渾身帶電,還會在夜晚會發光,他的觸角是Saffiano皮革和Prada的拉鏈構成的。

我最喜歡的就是慢吞吞、非常佛系的Fiddle。它本人長得就像一株植物,超能力也是進行「光合作用」。Fiddle總是不急不忙的,最愛做的事兒是曬太陽。

他們都和默契絕佳的Otto、Toto猴子兄弟一起住在這個密閉的實驗室中。

直到有一天,大嗓門的Disco發出一聲巨響,震碎了觀察箱的玻璃。Pradamalia的這七個小家伙,集體出逃了!

根據最后的監控畫面顯示,它們是經由Prada總部,Miu姨辦公室里那個酷酷的滑滑梯逃跑的!

種種跡象表明,它們并沒有走太遠,它們可能躲藏在一些絕緣箱中,以防止不知名的外部生物的侵襲。

并且以自己各自的一技之長和可愛長相,在Prada精品店和線上精品店里安了家。

它們有一些變成了可愛的項鏈掛墜…

粉嫩的Socks還乖乖變成了萌萌的耳環。

Pradamalia還爬上了Prada的女士小皮具系列上,它們拍了正兒八經的「證件照」,被印在了各種包包上。印花大多采用了柔美的粉色和紅色,是它們為了慶祝圣誕和新年特別改變的裝扮。

男生的小皮具則是用了經典藍色,和活潑的黃色勾勒了Pradamalia們可可愛愛的輪廓。

或者「領養」一個你最喜歡的Pradamalia,到哪兒都帶上它,給你酷酷的包包上再增添一點點「未來感」和「科幻感」。

來站文章來源于網絡,轉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本站。
体彩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结果